liar

画了个日吹安太太笔下的幼安[为什么人家写的那么好,我却画得那么丑´<_`] @今天的日吹仍然不受欢迎 私心艾特,顺便告诉太太你超棒的。ヾ(≧O≦)〃嗷~纠结着打了个tag

画得很丑,感觉配不上流原雪太太的问……_(´ཀ`」 ∠)__ 对不起…….·´¯`(>▂<)´¯`·.私心艾特太太然后私心打个赤黑tag,占tag了抱歉quq @流原雪*每周双休更新

骨厨的天堂

〈日常〉
短刀骨躺在协差骨大腿上享受膝枕,打刀骨从后面揽着协差骨的腰,腿曲起夹在协差骨两边,靠在太刀骨胸口睡觉,太刀骨坐在大太骨腿上看书,大太骨靠在枪骨怀里思考晚饭,枪骨正在缝补薙刀骨的内番服,薙刀骨正在帮极化骨擦药,极化骨正在写报告。

〈出阵〉
短刀骨:“太刀哥,看到敌人了。”
打刀骨:“短短干得漂亮。”
协差骨:“接下来就交给我们吧。”
太刀骨:“小短躲到我身后。”
大太骨:“小协!小心后面。”
薙刀骨:“放心吧,我会保护他们的。”
看着冲在前面的各位,短刀骨默默的捅穿了一把正试图偷袭的敌短。

(本丸里)
极化骨:“药和绷带准备好了。”
枪骨:“点心和茶也准备好了。”
两个人坐在长廊上,静静地盯着大门看。

又是个瞎几把乱来的脑洞

相信我这个很甜!(๑•̀ㅂ•́)و✧
ooc和bug是肯定的。
现世paro

   下着雪的天里,三日月坐在一条长椅上等人,等着那个天蓝色短发的青年。过了一会儿青年急匆匆的跑过来,一边说着:“三日月有什么事情可以等我回家了再打电话说啊。”一边拿下自己的围巾正准备给对方带上。三日月制止了一期一振的动作,一期一振愣了愣,然后就听到了一个领他瞬间坠入深渊的事情“一期……我们分手吧。”三日月背过身去准备离开,一期一振上前一把拉住他:“三日月,今天不是愚人节吧……不要开玩笑……”然而当他直视到三日月那冰冷的眼睛时,他愣愣的松开了手,三日月补充似的回答他:“不是在开玩笑哦……以后不要再联系我了……”决绝的背影,留下一期一振一个人站在原地……
  



[我不想他]
三日月这样想着,一不小心便撞上了路灯……
[我不寂寞]
三日月这样想着,一个人默默的看着窗外的雪……
[我不需要他]
三日月这样想着,站在桌前看着自己被碎玻璃划伤的手指,却迟迟没有打开放在桌上的医药箱……
[我很好]
三日月坐在病床上,呆呆地看着自己手臂上和身体各处因为手术而留下的伤痕

三日月被带上了氧气罩,他看着窗外与一期发色相似的天空,闭上眼……
[我不想见他]
好想见到一期
[我不想见他]
好想被一期拥抱
[我不想见他]
好想再一次吻上他的嘴唇……

【对不起,再见了……一期……】
三日月闭上眼睛

——好想听到你的声音……一期……对不起


天蓝色短发的人站在墓碑前……手中拿着的是与众不同的玫瑰花,他轻轻地吻上那块冰冷的石碑。
“我爱你……三日月……”



【即使到死亡的那一瞬间我所想到的还是你。】
【即使你死了我爱的也只有你。】

所谓爱恋

1.ooc和bug都是我的。
2.丰臣私设有。(薙刀骨喰鲶尾出没注意)
3.看标题感觉很甜有木有

  “吉光他……已经很久没有来找我了呢……”留着一头长发的美丽付丧神坐在窗边,看着坐在庭院中央闲聊的秀吉与宁宁,落寞的表情直接摆在了脸上,距秀吉回来已经有十天之久了,看着隔三差五就跑过来找宁宁的秀吉,想着自己朝思暮想的人也应该回来了,却迟迟不见对方来找自己心里难免地有了些失落。
    想着要不要自己去找他却迟迟地无法作出决定,只当是对方受了伤不便及时来见自己,刚巧骨喰藤四郎最近又常常来,给他带上了茶点和一些新奇的玩意说是“一期哥让我带来给大人您的。”当自己问起关于一期的身体时,骨喰藤四郎却只是含糊地回答:“一期哥的伤已无大碍,只是近日来较为繁忙一直未来见您。”而每次当自己有了要去找一期的念头时骨喰藤四郎或是鲶尾藤四郎就会带来茶点与他聊上一天……
   又过了几日秀吉又来了告诉宁宁自己后天又要出征了,当然一期一振也会随他一起,这个消息三日月自然也知道了,于是在当天夜里悄悄的溜出去了虽然说在这里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他还是光荣地迷路了,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对方正疾速前行着,三日月急忙喊住对方“鲶尾!”
    鲶尾藤四郎转过身来,看到来人的时候脸上不受控制的露出了惊讶又悲伤的表情,他一个箭步冲上去拉住三日月的手一个急转身,躲入了一个房间,虽然不知道是谁的房间,但是毕竟普通人看不见付丧神的形体所以也没关系就是了。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最后在门口停了下来鲶尾藤四郎的心跳骤然加速,三日月一脸好奇地看着他准备说些什么却被鲶尾捂住了嘴。
    “一期哥,你在干什么?”骨喰藤四郎突然的赶到让鲶尾松了口气,门外一期一振收回了放在门上的手,天蓝色的长发随着他扭头的动作也跟着晃动了几下。骨喰苦笑着看着自家大哥:“就算是一期哥也不能擅闯这里的房间啊。”一期一振微笑了一下,明黄色的狩衣衬出了他的威严,不禁让骨喰有了一种笑里藏刀的感觉。
   “呐……一期哥……”骨喰藤四郎咽了口唾沫似乎下了不小的决心一般看着一期一振艰难地开口到:“三日月大人……”话还未说完就被抵在喉结上的刀尖削去了下文,一期一振冷声到:“我不喜欢重复说过的话,骨喰,你知道我不喜欢已经玩腻的东西。”说完在骨喰的脸颊上留下一道血痕转身离开,走时还不忘告诉对方:“今日与小姐有约了,不要再来找我。”
   骨喰握紧拳头低着头,紫色的瞳中充斥着的情感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了……
   “骨喰。”鲶尾拉开门喊着自己兄弟的名字,骨喰藤四郎转过头刚好看到那一抹深蓝色,他愣了一瞬间,然后转过头去:“三日月大人……对不起……”鲶尾见事已至此只能老老实实的告诉呆住的三日月:“一期哥其实在几个月以前就已经这样了……一直没有告诉您对不起了……”三日月苦笑到:“对他来说我只是一个玩旧了的玩偶吗?”骨喰和鲶尾都没有回答他三日月,自嘲的笑了笑 站起身自顾自地回到自己的本体一旁呆坐着:“一切……都只是我一厢情愿啊……原来……”最终还是没能阻止的眼泪悄悄的从他的脸颊划过……

当三日月听说一期一振在大阪城的火焰中被烧毁时,他感受到了胸口的刺痛,与听说一期一振抛弃的自己那是一样的刺痛……[果然,无论如何我还是爱着你啊……吉光……果然这就是爱恋啊……哪怕只是我一厢情愿……]

茶乐问:今天了173有粮吗?

没有粮,没有,粮是什么,我从来不产的。……(手动滑稽)
这只是个脑洞
脑补一个女仆三日月×王子一期的梗(改自《恶之召使》)

       因为各种原因,一期和三日月本来是竹马竹马,但是因为大人们的意见,他们俩的生活从此分开。
      长大后的一期成为了国王,为了保护孤身一人的国王,本来被带出皇宫外养大的三日月被带回皇宫。
      一期的性格十分霸道和自我,不知人间疾苦。三日月进宫后,两个人久别重逢,但是一期没认出来。
       因为他认识的是跟自己一样的小男孩啊!这漂亮的女孩子是怎么回事!(把我可爱的小竹马还跟我!)
        但是三日月还是一直暗中保护一期。
       后来有一天突然皇宫来了刺客,三日月虽然救下了一期,自己也受伤了,他坚持自己照顾自己,回到房间后脱下了衣服缠绷带,缠到一半,担心他的一期推门走进来(毕竟跟自己早已定义好的结婚对象长得那么像)。
         【请自行脑补一期的表情。只可意味不可言传。】
         嗯,总之经过了一系列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情况,三日月穿回男装,并把头发剪了。
        当天收到消息,刺客是想争夺王位的前任国王的弟弟派来的。三日月知道之后表示一期不用担心,他会去搞定一切的。
       最后三日月负伤而归。一期很生气。
(不要问我他们两天没出放假在干什么,我也不知道。)
        但是,在后来,由于一期的暴政人们进行了革命,大量的士兵选择反抗。
     某一天,三日月陪一期在庭院里喝下午茶,正有亲热的意思,突然传来消息:“叛军杀到皇宫了。”三日月为了保护一期的安全,让一期假扮从逃亡者,由他来假扮一期作为国王。
       最后三日月代替一期走上了断头台。






























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嘛?那你太天真了。这是个有后续的故事。


















































我懒我可以明天码嘛?





























成吧,今天码完。


































      后来一期在民间隐居,但是因为火灾失去了记忆,居住的房屋和所有财务全部被烧毁,于是他来到了森林里,试图找些食物,但是却在森林里迷路了,他绝望之际抬头看天空,说了一句话:“真美呢,三日月……”
     一瞬间过去的记忆全部涌入脑海,最后一期选择在森林里自杀。

emmmmmm行吧,我自己也不怎么满意……_(눈_눈」∠)_心烦气躁,喝杯黑龙看看今天晚上改一改这狗血的剧情。

我想多打个tag。

茶乐说不给粮QAQ

对话形式注意
ooc注意
短的要死注意
乱入有。

一期:wtf??!!茶乐居然说不发粮?!
三日月:什么?茶乐不让我和御前大人秀恩爱??!!
一期:(拔刀)夫人放心,我会解决的。
菱角:一期你回来!
有风:是的,你回来!万一茶乐被你气的再也不发狗粮呢??!!
三日月:是啊,御前大人,不能对审神者无理。
一期:夫人……但,但是,茶乐不给粮啊。
三日月:那又没关系总之我们先冷静下来好好谈谈……
一期:夫人说……要好好的谈♂谈?
三日月:诶,是啊。(内心:感觉哪里不对啊)
一期:(抱起三日月)那我们就回房间好好谈♂谈吧……
三日月:等等!一期!放我下来!
一期:(关门)夫人别闹……
三日月:唔唔唔!(声音越来越小……)

有风and菱角:感觉……这俩人……就只知道秀恩爱啊……(单身狗的抱团取暖)

茶乐说让我今天不要虐一期

      1.ooc注意
2.私心设定有

     今日头条[三条家幺子出嫁,新郎一职究竟花落谁家]
    三日月一脸冷漠的看着报纸,缩在自己房间里郁闷:
今天大哥逼我结婚,结果两个二货找上门来,这是要搞事嘛?
    然而站在三条大宅后花园的两位,一个一身黑,一个身白。emmmmm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三日月透过窗户看了看两人,叹息:哎,狗血桥段二选一的话,果然还是一期吧……
     然而此刻内心活动最丰富的人,非童子切莫属。他早十年前就来提过亲了(虽然没有人答应就是了),然而这一次他来抢亲,老婆爱上小蓝毛(emmmm蓝中透绿)不说,他难得穿的这么正式,就没有人夸他两句吗???!!!!
      三日月在自己的房间里发出王的叹息:这种狗血的剧情,就连编辑都毫无办法,但是这有能怪谁呢,反正只有作者大佬不敢怪。
     同一时间一期也发出了王的叹息,他这么优秀,既会做饭还能做家务,同时还是三日月的好gay蜜,这么好的老公不选岂不是血亏。难道自己被三日月讨厌了?好痛苦啊……
     三日月突然想哭,本来他马上可以和一期结婚,却不料突然出现童子切大叔这个叛徒。怕是要搞事啊!
     当天晚上在三条家的客厅里,召开了一场会议。
      一期:三日月你听我说 我等你等到蛋疼,只希望你能牵我的手,我们一起白头到老。
     童子切:别信那小子的废话,其实他比你小两岁,我等你等到肾虚………………
   突然之间,一片安静,空气中甚至透露着绝望和怜悯。
     三日月:一期,走结婚。

于是happy end!!(什么鬼东西)
    



【事后】
童子切:这样狗血的剧情,必定会有悲剧的一幕,回头我给作者寄点刀片......

突发脑洞别打我

首先表示这只是个脑洞,如果我没犯懒癌的话有可能开个坑(就是这么不要脸)
好了,一下开始————

作为alpha的一期标记了属于自己的omega三日月,然后因为一场事故失忆了忘记了三日月 ,然后三条家的哥哥们为了考验一期(bushi)就把三日月带回了娘家。三条就自己和今剑是omega其他一堆alpha万一发情期怎么办?三日月表示自己很方:woc我还有伤跑不过你们啊!
一期这边也没好到哪里去,自己发情期时间跟弟弟们完全重合,家里四个omega而且个个都有主了,唉!自己家猪拱了自己家白菜的感觉……(想不到你们是这样的弟弟!)然后一期陷入纠结中,总记得自己有标记过的omega,but就是记不起来啊啊啊!
然后连弟弟们都看不下去了,于是跑过来劝:
“一期哥!去找嫂子吧!他不会嫌弃你的!”“?!”
“一期哥,你去吧,要是以后生♂活♂,不够幸福我会帮忙想办法的。”“?!”
“一期哥,给你这是‘运’去吧”“!!!”
于是一期就出发了……跋山涉水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bushi)终于找到了三日月……
……
……
……
的老家。
然后被三条的哥哥们拦下来……发生了一些balabala的事情。最后才知道三日月看一期一个月没来接自己因为他移情别恋怕隔壁古备前躲发情期去了。然后,一期就跑去找,然后……童子切大叔刚巧来做客,看到一期来了,想到自己家小公举受气了,就把他拦在外面并且放话:有我在,三日月就算没有你也没关系。
一期不信了,手动霸气怼回去(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一期!)最后三日月自己跑出来……然后一期就把他拖回粟田口之家(就是他自己家)做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最后就happy end了(_(´ཀ`」 ∠)_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