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ar

所谓爱恋

1.ooc和bug都是我的。
2.丰臣私设有。(薙刀骨喰鲶尾出没注意)
3.看标题感觉很甜有木有

  “吉光他……已经很久没有来找我了呢……”留着一头长发的美丽付丧神坐在窗边,看着坐在庭院中央闲聊的秀吉与宁宁,落寞的表情直接摆在了脸上,距秀吉回来已经有十天之久了,看着隔三差五就跑过来找宁宁的秀吉,想着自己朝思暮想的人也应该回来了,却迟迟不见对方来找自己心里难免地有了些失落。
    想着要不要自己去找他却迟迟地无法作出决定,只当是对方受了伤不便及时来见自己,刚巧骨喰藤四郎最近又常常来,给他带上了茶点和一些新奇的玩意说是“一期哥让我带来给大人您的。”当自己问起关于一期的身体时,骨喰藤四郎却只是含糊地回答:“一期哥的伤已无大碍,只是近日来较为繁忙一直未来见您。”而每次当自己有了要去找一期的念头时骨喰藤四郎或是鲶尾藤四郎就会带来茶点与他聊上一天……
   又过了几日秀吉又来了告诉宁宁自己后天又要出征了,当然一期一振也会随他一起,这个消息三日月自然也知道了,于是在当天夜里悄悄的溜出去了虽然说在这里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他还是光荣地迷路了,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对方正疾速前行着,三日月急忙喊住对方“鲶尾!”
    鲶尾藤四郎转过身来,看到来人的时候脸上不受控制的露出了惊讶又悲伤的表情,他一个箭步冲上去拉住三日月的手一个急转身,躲入了一个房间,虽然不知道是谁的房间,但是毕竟普通人看不见付丧神的形体所以也没关系就是了。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最后在门口停了下来鲶尾藤四郎的心跳骤然加速,三日月一脸好奇地看着他准备说些什么却被鲶尾捂住了嘴。
    “一期哥,你在干什么?”骨喰藤四郎突然的赶到让鲶尾松了口气,门外一期一振收回了放在门上的手,天蓝色的长发随着他扭头的动作也跟着晃动了几下。骨喰苦笑着看着自家大哥:“就算是一期哥也不能擅闯这里的房间啊。”一期一振微笑了一下,明黄色的狩衣衬出了他的威严,不禁让骨喰有了一种笑里藏刀的感觉。
   “呐……一期哥……”骨喰藤四郎咽了口唾沫似乎下了不小的决心一般看着一期一振艰难地开口到:“三日月大人……”话还未说完就被抵在喉结上的刀尖削去了下文,一期一振冷声到:“我不喜欢重复说过的话,骨喰,你知道我不喜欢已经玩腻的东西。”说完在骨喰的脸颊上留下一道血痕转身离开,走时还不忘告诉对方:“今日与小姐有约了,不要再来找我。”
   骨喰握紧拳头低着头,紫色的瞳中充斥着的情感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了……
   “骨喰。”鲶尾拉开门喊着自己兄弟的名字,骨喰藤四郎转过头刚好看到那一抹深蓝色,他愣了一瞬间,然后转过头去:“三日月大人……对不起……”鲶尾见事已至此只能老老实实的告诉呆住的三日月:“一期哥其实在几个月以前就已经这样了……一直没有告诉您对不起了……”三日月苦笑到:“对他来说我只是一个玩旧了的玩偶吗?”骨喰和鲶尾都没有回答他三日月,自嘲的笑了笑 站起身自顾自地回到自己的本体一旁呆坐着:“一切……都只是我一厢情愿啊……原来……”最终还是没能阻止的眼泪悄悄的从他的脸颊划过……

当三日月听说一期一振在大阪城的火焰中被烧毁时,他感受到了胸口的刺痛,与听说一期一振抛弃的自己那是一样的刺痛……[果然,无论如何我还是爱着你啊……吉光……果然这就是爱恋啊……哪怕只是我一厢情愿……]

评论(9)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