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ar

又是个瞎几把乱来的脑洞

相信我这个很甜!(๑•̀ㅂ•́)و✧
ooc和bug是肯定的。
现世paro

   下着雪的天里,三日月坐在一条长椅上等人,等着那个天蓝色短发的青年。过了一会儿青年急匆匆的跑过来,一边说着:“三日月有什么事情可以等我回家了再打电话说啊。”一边拿下自己的围巾正准备给对方带上。三日月制止了一期一振的动作,一期一振愣了愣,然后就听到了一个领他瞬间坠入深渊的事情“一期……我们分手吧。”三日月背过身去准备离开,一期一振上前一把拉住他:“三日月,今天不是愚人节吧……不要开玩笑……”然而当他直视到三日月那冰冷的眼睛时,他愣愣的松开了手,三日月补充似的回答他:“不是在开玩笑哦……以后不要再联系我了……”决绝的背影,留下一期一振一个人站在原地……
  



[我不想他]
三日月这样想着,一不小心便撞上了路灯……
[我不寂寞]
三日月这样想着,一个人默默的看着窗外的雪……
[我不需要他]
三日月这样想着,站在桌前看着自己被碎玻璃划伤的手指,却迟迟没有打开放在桌上的医药箱……
[我很好]
三日月坐在病床上,呆呆地看着自己手臂上和身体各处因为手术而留下的伤痕

三日月被带上了氧气罩,他看着窗外与一期发色相似的天空,闭上眼……
[我不想见他]
好想见到一期
[我不想见他]
好想被一期拥抱
[我不想见他]
好想再一次吻上他的嘴唇……

【对不起,再见了……一期……】
三日月闭上眼睛

——好想听到你的声音……一期……对不起


天蓝色短发的人站在墓碑前……手中拿着的是与众不同的玫瑰花,他轻轻地吻上那块冰冷的石碑。
“我爱你……三日月……”



【即使到死亡的那一瞬间我所想到的还是你。】
【即使你死了我爱的也只有你。】

评论(1)

热度(10)